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審判監督
當前位置:首頁 » 審判監督

【全省法院一周案件新聞速覽】高臺縣“12.16”特大黃金盜竊案開庭宣判

來源:省法院融媒體中心 作者: 責任編輯:王智慧 發布時間:2020/8/11 10:03:03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新聞

速覽

每周三分鐘

速覽全省法院審判執行案件新聞

8月10日星期一,農歷六月廿一


審判案件新聞


千里追兇擒逃犯 黃金大盜終受審

高臺縣“12.16”特大黃金盜竊案開庭宣判



8月5日上午,備受社會關注的“12.16”特大黃金首飾盜竊案在高臺縣法院一審公開審理并當庭宣判。


微信圖片_20200811100452.jpg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唐某軍、唐某湘二人系同村村民,皆因從事傳銷活動致經濟拮據,債臺高筑。為償還高額債務,被告人唐某軍產生盜竊黃金首飾之惡念。2018年12月,唐某軍乘車至高臺縣城,事先踩點并準備了作案工具。2019年12月13日,唐某軍、唐某湘二人預謀后自湖南乘車至高臺縣城伺機作案。12月16日凌晨1時許,唐某軍、唐某湘趁夜深人靜、商鋪關門無人值守之機,用液壓斷線鉗剪斷窗柵,翻窗進入高臺縣奇正購物中心萃華金店,盜取黃金首飾921件、現金5000元、銀元48個,盜竊價值達1850029元。二被告人作案后逃回湖南,唐某軍將盜竊所得黃金飾品熔解后銷贓。案發后,被告人配合公安機關追回贓款670885.50元、未銷贓的黃金金塊2塊(542.36克)、黃金吊墜1件(4.15克),將其返還被害人。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唐某軍、唐某湘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財物且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和其自愿認罪認罰的情節,當庭判處唐某軍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250000元,被告人唐某湘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220000元。




慶陽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某文等3人濫用職權案一審宣判



8月4日下午,嘉峪關城區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王某文(慶陽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程某(慶陽市公安局原副縣級偵查員)、樊某剛(慶陽市寧縣公安局原副局長)濫用職權一案,3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宣告緩刑。





嘉峪關城區法院經審理查明,2014年1月至5月,被告人王某文在擔任慶陽市寧縣公安局局長、被告人程某在擔任寧縣公安局政委、被告人樊某剛在擔任寧縣公安局副局長職務期間,在白某軍等人賭博案的辦理過程中,明知該案已經刑事立案,且基本犯罪事實已經查清,不符合撤銷刑事案件規定的情況下,以考慮到涉案公職人員多,追究刑事責任會被開除公職,社會影響不好等為由,在該起案件于2014年5月8日提交寧縣公安局局務會討論前,經王某文和程某商定后,對案件提出撤銷刑事立案,轉治安處罰的處理意見,王某文讓程偉將該處理意見告訴樊某剛,后程某將該處理意見傳達給樊某剛,樊某剛又將處理意見傳達給了案件承辦人吳某榮等人,要求對案件撤銷刑事立案轉治安處罰,后案件承辦人吳某榮等人對該起賭博案件以撤銷刑事立案轉治安處罰的處理意見報請局務會討論,會議決定撤銷該起賭博案件的刑事立案,從而放縱犯罪,導致白某軍與申某東相互勾結,形成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造成非常惡劣的社會影響。


嘉峪關城區法院認為,被告人王某文、程某、樊某剛身為公安機關負責人,負有查處犯罪、打擊犯罪的法定職責,在明知白某軍等人賭博案已經刑事立案,且基本犯罪事實已經查清,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情況下,仍違法撤銷刑事立案,放縱犯罪,致使白某軍等人發展成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其行為均已構成濫用職權罪,均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三被告人及辯護人關于自首的辯解與辯護理由,與法庭查明的事實不符,不予采納;辯護人關于案發后三被告人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自愿認罪認罰,具有從輕處罰量刑情節的辯護意見成立,予以采納。鑒于三被告人的濫用職權行為,對白某軍等人發展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具有因果關系,且造成了惡劣社會影響,故對三被告人不宜判處免于刑事處罰,但適用緩刑不致再危害社會,決定對三被告人判處有期徒刑,宣告緩刑。根據三被告人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犯罪情節及悔罪表現,以濫用職權罪判處王某文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判處程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判處被告人樊某剛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尋釁滋事、非法拘禁

李某勝等15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案公開宣判



近日,古浪縣法院依法對被告人李某勝、趙文龍、周尖某才讓、周某海、關某遠、李某斌、曹某霞、王某臻、董某瑪、張某江、王某賢、王某昂、魯某、寇某、徐某海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惡勢力犯罪集團案進行公開開庭宣判。根據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對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李某勝判處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50000元;其余14名被告人被判處八年到十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20000元到15000元不等的罰金。




法院經審理查明,自2011年以來,被告人李某勝糾集有犯罪前科的被告人趙某龍、周尖某才讓、周某海、關某遠等人,建立哥們義氣關系,聚眾造勢,逞強耍橫,恣意妄為,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毀損、強拿硬要他人財物,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長期在天??h華藏寺鎮等地逞強立威,為非作惡、欺壓百姓,逐步形成以被告人李某勝為首要分子,被告人趙某龍、周尖某才讓、周某海、關某遠為重要成員,被告人李某斌、曹某霞為積極參與者,被告人王某臻、董某瑪、張某江、王某賢、王某昂、徐某海為一般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該惡勢力犯罪集團為達到形成強勢地位、樹立非法權威、擴大非法影響的目的,先后組織實施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犯罪13起,尋釁滋事、非法拘禁違法活動15起,嚴重擾亂當地經濟、社會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法院審理認為,公訴機關指控以被告人李某勝為首要分子、以被告人趙某龍、周尖某才讓、周某海、關某遠、李某斌、曹某霞為犯罪集團重要成員或積極參與者,被告人王某臻、董某瑪、張某江、王某賢、王某昂、徐某海為一般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成立。被告人李某勝、趙某龍、周尖某才讓、周某海、關某遠多次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毀損、強拿硬要他人財物,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嚴重破壞社會秩序,情節惡劣,依法應予嚴懲。法院遂做出上述判決。




韓某某等12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開庭審理



8月5日至8月8日,隴南中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韓某某等12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開設賭場、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斗毆、非法拘禁案。




隴南市檢察院指控,2013年以來,韓某某為謀取非法利益,聚集農村閑散人員進行賭博,其以免除賭債和延期還債為條件,威逼利誘,先后將欠有其賭債的彭某某、沙某某、呂某某、康某某等人召集在一起,組成骨干人員,以南陽鎮為中心,輻射周邊韓院、好梯等鄉鎮從事開設賭場、聚眾賭博、抽頭漁利、賭場放貸、暴力討債的非法活動,先后實施開設賭場、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斗毆、非法拘禁案數十起,逐步形成了一個以韓某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


庭審中,隴南中院嚴格執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三項規程”的要求召開了庭前會議。公訴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被告人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證,控辨雙方充分發表了意見,被告人進行了最后陳述,法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的各項訴訟權利。本案將擇期宣判。




臨夏市法院

打財斷血 掃黑除惡再發力



針對臨夏市法院辦理的丁某先等39人惡勢力犯罪集團罪案件,經臨夏市法院院黨組研究部署,于7月21日對各被告人家屬發出了一封關于掃黑除惡,打財斷血及罰金刑的法律法規宣傳告知書,呼吁各被告人家屬協助查清被告人財產情況,并能主動繳納罰金,爭取在量刑時得到從輕處罰。告知書發出后,各被告人家屬主動與臨夏市法院辦案法官聯系。法院對被告人家庭情況、財產情況進行了調查,掌握了詳實的基礎資料,為下一步的案件執行奠定了穩固基礎。



8月4日,臨夏市法院抽調31人,到被告人集中居住的積石山縣銀川鄉陽坡村丁下社,對居住在該村的10戶被告人家庭進行了一次摸底調查,并對被告人家屬講解了關于財產刑方面的法律法規,督促被告人家屬主動繳納罰金。中午未做休息,行動組又在積石山縣召集其余被告人家屬,再次進行宣傳,并逐戶進行了扣押財產的審核。會后很多被告人家屬表示,對財產刑的處罰有了明確認識,并現場主動繳納罰金7萬元,部分家屬表示愿意會后將到指定賬戶繳納罰金。截止8月5日18:00時,共計繳納罰金82.6萬元。


執行案件信息


高臺縣法院強制執行四件非法占地糾紛案



7月30日至31日,高臺縣法院集結30名干警,對縣自然資源局提起申請的四件非法占地糾紛案件成功執行,現場拆除非法占地1169.88平方米的違法建筑物。




被執行人高某聯、賈某國、賈某彪、蔣某榮未經批準在新壩鎮元山子村占用集體土地1169.88平方米違規修建經營性餐廳。高臺縣自然資源局調查后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四案被執行人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并將土地恢復原狀。但高某聯、賈某國、賈某彪、蔣某榮在法定期限內未履行行政處罰決定,高臺縣自然資源局向高臺縣法院依法申請行政非訴執行。法院經審查,申請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事實清楚,處罰程序合法,適用依據正確,應當裁定準予執行。在下達執行通知和拆遷公告后,被執行人高某聯、賈某國、賈某彪、蔣某榮以各種理由拖延履行。


執行過程中,被執行人高某聯、賈某國、賈某彪、蔣某榮表示愿意配合法院強制執行工作,請求騰空建筑物可再次利用財產物品。經過2天的現場拆除,所有違法建筑物被拆除完畢。




兩日拘留4人 成縣法院集中執行再發力! 



為切實維護當事人勝訴權益,打擊老賴囂張氣焰,成縣法院集中執行活動持續深入,8月6日、7日,對4名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法律文書的失信被執行人進行司法拘留。



被執行人王某、張某、汪某某、郭某某分別系四個案件的被執行人,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后,執行法官多次與4名被執行人協調聯系,爭取早日處理案件,但4名被執行人總是以各種借口推脫,均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且規避執行、逃避執行。通過公安機關臨控、執法干警蹲點守候等多種措施,4名被執行人被帶回成縣法院。執行法官向其耐心解釋相關法律規定,進行思想教育,并告知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法律后果,但面對法官的苦口婆心,4名被執行人仍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生效判決必須履行,司法權威不可挑戰!最終,4名被執行人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被法院分別處以司法拘留15天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