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18日 星期六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省法院發布全省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及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來源:省法院宣傳處 作者:包霞 責任編輯:王智慧 發布時間:2021/5/31 9:52:48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微信圖片_20210531095618.jpg


5月28日,省法院召開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及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省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賈靖平發布了全省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情況,省法院少年法庭庭長袁亞偉發布了六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省法院宣傳處處長、新聞發言人季學勇主持發布會。部分中央駐甘新聞媒體及省內新聞媒體參加了發布會。


微信圖片_20210531095621.jpg


賈靖平介紹,全省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省委省政府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決策部署,積極貫徹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著力加強新時代少年法庭工作,堅持“特殊、優先”“雙向、全面”保護政策,與團省委、省婦聯掛牌成立“未成年人合議庭”“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研究制定《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實施意見》。3月1日,16個人民法庭通過加掛牌子的方式設立少年法庭,目前全省法院有35家少年法庭,基本形成了審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組織機構和框架。同時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制度機制建設,先后出臺一系列文件規定,用系統成熟的制度規范指導全省法院少年審判工作。通過多項舉措,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一是形成特色審判制度。探索改革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制度和工作方法,形成社會調查、圓桌審判、合適成年人到場、犯罪記錄封存、回訪考察、回訪幫教、多元調解、訴訟引導、社會觀護等一系列特色審判制度。二是突出教育、感化、挽救。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將“教育、感化、挽救”方針融入未成年人審判全過程。注重審前教育,庭審中當庭、休庭、書面“三個”法庭教育,庭審后幫扶教育。三是做好審判延伸工作。健全完善政法、社會“兩條龍”工作機制,做到一手嚴厲打擊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犯罪行為,一手積極推動未成年被害人司法救助、未成年人犯罪預防、矯治、安置幫教及民事權益保護等措施依法有效落實。四是加強法治宣傳教育。開展“法治進校園”活動,舉辦模擬法庭、法治講座,巡回宣講進校園、進社區等活動200多場次,受眾影響數萬名青少年兒童,有效預防和減少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的發生。


微信圖片_20210531095624.jpg


接下來,全省法院將把少年審判作為戰略性、基礎性工程,進一步完善少年法庭體制建設,調整理順少年法庭受案范圍;進一步鍛造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的少年審判隊伍,探索構建符合少年司法規律的審判方式新模式;進一步推動完善工作機制,探索構建預防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的工作體系;進一步著眼預防和矯治工作,加強對青少年違法犯罪案件大數據研究應用,為青少年兒童健康成長提供良好的法律服務和司法保障;進一步加強與工會、共青團、婦聯等群團組織的聯系,共同營造全社會保護關愛未成年人的良好氛圍。


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案例一李某、王某故意傷害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王某(時年均未滿16周歲)系某中學初三學生。2019年9月初,二被告人與同學趙某、馬某等人因瑣事產生矛盾在校園內引發斗毆后,李某遂購買了兩把折疊刀,并將其中一把交給王某。數日后,李某、王某與趙某、馬某、孫某等人在校園內再次發生沖突,王某遂掏出隨身攜帶的折疊刀朝馬某右腰部刺戳,李某持刀朝馬某左肩部、左胸部刺戳,致被害人馬某大失血、失血性休克死亡。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李某、王某分別犯故意傷害罪,各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物質損失共計46852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因校園打架斗毆而引發的嚴重校園暴力刑事犯罪,導致一名學生不幸死亡的嚴重后果,反映出部分中小學在校園及周邊安全管理上存在薄弱環節,不容忽視。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李某、王某以故意傷害罪,各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充分體現了嚴懲校園暴力犯罪的決心和關愛保護未成年人的精神,為維護校園及其周邊安全發揮了積極的震懾作用。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盡最大努力幫助未成年被告人分析犯罪的原因,通過多方參與的法庭教育,指出其今后應該努力的方向,將教育、感化、挽救、幫扶等工作貫穿到辦案各個環節中,幫助二被告人充分認識到自己行為對社會、對他人的嚴重危害性,達到認罪、悔罪、服判的目的。同時,積極發揮判后延伸功能,通過跟蹤幫教,幫助其能夠早日回歸家庭、回歸社會,充分體現了“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和“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另外,人民法院就此類案件專門發出司法建議,提醒教育管理部門高度重視校園及周邊安全管理工作。


案例二高某某、牛某某販賣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被告人高某某、牛某某(時年均未滿16周歲)明知羅某1、羅某2(均已判刑)向他人販賣毒品,為謀取非法經濟利益,主動接受羅某1、羅某2指使,數次從某市某區出租房內接取毒品,采取“藏毒撿拾”的方法先后將10.57克毒品投放至某市醫院廁所內,將10.49克毒品投放至某市立交橋橋洞下,由他人“撿拾”。數日后,高某某、牛某某又受羅某1指使,從某縣接取毒品運輸至某市出租房內藏匿。次日,羅某2指使牛某某欲向他人投放毒品時,被當場抓獲,警方從其身上查獲9.67克毒品,又從其藏匿毒品的出租房內查獲288.42克毒品。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高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被告人牛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作案使用的手機兩部、白色踏板摩托車一輛,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典型意義】


禁毒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毒品犯罪歷來是各國重點打擊的刑事犯罪,我國對毒品犯罪始終保持“零容忍”的態度。未成年人由于缺乏社會經驗及辨別能力,極易被毒品犯罪分子誘惑、利用,進而淪為其實施犯罪的工具。本案中,被告人高某某、牛某某法律意識淡薄,明知他人販賣毒品,妄圖不勞而獲、一夜暴富、鋌而走險,主動接受他人指示,采取“藏毒撿拾”的方法販賣毒品,獲取非法經濟利益,最終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受到法律應有的嚴懲,讓人非常痛惜。未成年人模仿力強、辨別力差等心智發育特點,是造成當前涉毒犯罪低齡化的重要原因,打擊該類犯罪,不僅需要嚴厲的法律措施,更離不開健康的家庭、社會環境。實踐表明,禁毒宣傳教育是預防毒品犯罪的有效手段,面對日益嚴峻的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形勢,社會各界應當通過多種形式開展禁毒法治宣傳,教育未成年人認識到毒品的危害及涉毒犯罪的法律后果,自覺遠離毒品,珍愛生命,遵紀守法,努力做一個對國家、社會、家庭有用的人。


案例三王某某強奸案


【基本案情】


2019年8月,被告人王某某與被害人王某1、李某(女,時年均未滿14周歲)通過某聊天軟件相識。王某某明知王某1、李某系在校學生,以金錢引誘2名幼女與其多次發生性關系。數日后,王某1、李某又將陶某某(女,時年未滿13周歲、智力殘疾)帶至事先約定的某賓館房間內,王某某明知陶某某系未滿十四周歲幼女的情況下仍與其發生性關系。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王某某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 


【典型意義】


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王某某起先以金錢誘惑未滿14周歲幼女與其數次發生性關系,之后身為受害者的王某1、李某又將智力有缺陷、缺乏自我保護意識的同學陶某某卷入其中遭受性侵害,從“受害者”變為“害人者”。此案折射出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網絡教育的缺失與不足,面對各種誘惑,未成年幼女因缺乏辨別是非對錯、自我保護能力,在受網絡不良信息的毒害后,極易走上歪路邪路。本案發生后,人民法院一方面幫助未成年被害人重塑健康性觀念,系好“性”教育的第一??圩?,及時對未成年被害人實施心理干預和疏導,幫助其盡快走出心理陰影。另一方面對被害人父母進行了嚴肅的批評教育,責令其重視對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教育,并向相關教育部門提出司法建議,要求履行好對未成年學生的在校教育,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


案例四馬某某強奸、強制猥褻案



【基本案情】


2017年12月某晚,被告人馬某某趁同村村民杜某某(女,時年未滿14周歲)獨自在家熟睡之機,溜入杜某某家中將被害人強奸。2018年8月某晚,馬某某得知杜某某一家在搬遷新居后獨自居住,半夜潛入杜某某臥室,對被害人實施猥褻。數日后,馬某某趁夜深人靜,再次翻墻溜進杜某某的臥室,將杜某某強奸。2019年3月某日,馬某某趁杜某某的父母外出,家中只有杜某某兄妹四人(均系未成年人)之機,強行猥褻杜某某。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馬某某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犯強制猥褻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


【典型意義】


未成年幼女處于生理發育、心理成長的特殊時期,辨別是非和自我保護能力較弱,在受到不法侵害時通常不知或不敢反抗,極易成為性侵害的對象,令人深感痛心。本案被害人因年幼膽小,自我保護意識薄弱,未能將遭受他人多次性侵害第一時間告知父母及他人,導致馬某某在初次得逞后變本加厲對被害人數次實施強奸、猥褻,嚴重侵害了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健康,犯罪性質惡劣,社會危害嚴重。本案的發生,再次警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及學校,應當加大對未成年人自我保護意識,特別是對農村地區未成年幼女的性保護意識的教育力度,避免類似悲劇再次發生。近年來,全省法院聯合教育、司法、婦聯等部門,持續開展預防未成年人性侵害宣傳教育進鄉村、進校園、進社區等活動,切實增強未成年人及其監護人的性侵害風險防范及自我保護能力,取得了良好的普法宣傳效果。


案例五黃某某猥褻兒童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黃某某系某童星藝術培訓機構負責人。2019年9月,黃某某利用其在該校擔任老師的便利,對劉某某(時年未滿8周歲)、崔某某(時年未滿10周歲)、董某某(時年未滿8周歲)、杜某某(時年未滿10周歲)、王某某(時年未滿10周歲)等數名女童實施猥褻。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黃某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禁止被告人黃某某從事與教育、培訓、訓練、看護未成年人等有關的職業,期限為五年。


【典型意義】


黃某某作為對被害人負有教育、管理職責的老師,本應教書育人、知榮明恥,但其卻利用校外培訓機構老師的身份,在上課時對數名女童在教室內實施猥褻,嚴重違背教師職業道德,犯罪行為卑劣,社會影響極壞。此類案件的發生,暴露出校外培訓機構管理存在諸多問題,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相關監管部門應加大對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力度,切實提高校外老師職業準入門檻,加強校外老師入職審查和管理。同時,也提醒廣大家長朋友在選擇校外培訓時,一定要做好孩子日常安全防范工作,切莫給不法子可乘之機。近年來,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呈多發態勢,人民法院為預防性侵犯罪再犯的發生、保障未成年人的健康教育環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及兩高兩部《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等相關規定,對此類人員予以嚴懲的同時,實行“從業禁止”,從而有效隔離“危險人員”,編織起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防護網 。


案例六某區民政局申請撤銷王某某等人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卿某某(時年7周歲),其出生后隨母親卿某1在某省生活,其父王某某因毒品犯罪被判處無期徒刑,現在某監獄服刑。2019年5月,其母卿某1因病離世后,卿某某流落街頭,由某省救助中心收留,后送至原戶籍地某市社會福利救助中心監護生活。經查,卿某某祖父、外祖父已因病先后去世,祖母馬某某,外祖母鮮某某,身患嚴重疾病,無監護能力,其成年兄長王某某,系某街道辦事處幫教人員。上述人員均無監護卿某某的能力。為此,某區民政局依法申請撤銷馬某某、鮮某某、王某某對卿某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民政部門擔任卿某某的監護人。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撤銷王某某、馬某某、鮮某某為卿某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某區民政局為卿某某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民族的希望。關心、關愛、保護青少年健康成長,維護青少年合法權益,是人民法院義不容辭的職責和使命。該案因被監護人的法定監護人其父服刑、其母病亡,其他適格監護人或年老體弱或其他原因,客觀上不能履行監護職責,人民法院根據有關個人或者組織的申請,撤銷其他監護人的監護資格,安排必要的臨時監護措施,并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依法指定民政部門為監護人,明確了國家監護責任,及時準確保護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對推動構建新型未成年人社會保護制度具有重要的意義。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了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各項監護責任,明確了國家對家庭監護進行指導、支持、幫助和監督的責任,完善了委托照護和臨時監護、長期監護制度,構建了“以家庭監護為主,以監護支持、監督和干預為保障,以國家監護為兜底”的未成年人監護制度體系。當出現未成年人確無其他近親屬適合擔任監護人情形時,人民法院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成長的原則,依法指定由民政部門擔任臨時監護人,有效避免了出現突發情況時,困境未成年人處于無人監護的窘境,有力保障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和合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