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10日 星期五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甘肅礦區法院發布集中管轄法院環境司法保護情況及典型案例

來源:?甘肅礦區法院 作者: 責任編輯:王智慧 發布時間:2021/6/7 14:52:23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微信圖片_20210607145815.jpg

新聞發布會


6月4日,甘肅礦區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2020年度集中管轄法院環境司法保護情況及典型案例。部分中央駐甘新聞媒體及省內新聞媒體參加了發布會。


據介紹,全省兩級環境資源集中管轄法院始終堅持以環境資源審判專門化為抓手,以改革創新為動力,充分發揮環境資源審判“甘肅模式”的集中管轄優勢,積極推進環境資源審判機制創新。通過打造“司法+基地”“司法+恢復”“司法+專家”等多種形式的環境司法模式,確保生態賠償資金管理規范、利用高效,生態環境修復方式多樣、執行到位,案件審理成本減少、質效提升,推動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展現新氣象、實現新作為。2020年,兩級環境資源集中管轄法院共受理各類涉環境資源案件297件,審結218件,結案率為73.4%。其中環境資源刑事案件201件,民事案件75件,行政案件21件,包括受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36件,行政公益訴訟案件7件,為保護生態環境,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


微信圖片_20210607145817.jpg


同時,兩級法院還牢固樹立生態環境保護全局觀,探索建立協調聯動機制,努力構建多元共治的環境資源保護新格局。通過建立部門協調聯動機制,凝聚生態環境保護司法執法合力;通過建立生態司法保護跨地域協作機制,推進大江大河流域生態保護治理;通過深化環境資源保護理論研究,推動理論與司法實踐深度融合;通過擴大環境資源審判公眾參與,積極回應人民群眾環境司法新需求。


下一步,兩級法院將進一步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堅持用最嚴格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深入推進環境資源審判專業化建設,為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推進更高水平的法治甘肅、美麗甘肅建設,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甘肅礦區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典型案例



甘玉章非法占用農用地案


基本案情



2011年4月以來,被告人甘玉章在未取得相關審批手續的情況下,以皋蘭祥和頁巖磚廠的名義,在蘭州市皋蘭縣黑石鎮大橫村境內草原上建設磚廠、開采粘土礦,進行磚制品生產、銷售,非法占用農用地、改變被占用草原用途。經鑒定,磚廠所占用草地類型為溫性荒漠化草原,占用面積119.95畝。被告人的上述行為造成原有草原被開挖、土壤層裸露、原生草原植被毀壞。案發后,被告人所建磚廠及其他構筑物已全部被拆除。


裁判結果


本案是境內外人員分工合作,以境外服務器為工具,專門針對熱門影視作品,通過互聯網實施跨境侵犯著作權罪的典型案例。人民法院在判決中對“信息網絡傳播行為”、海量侵權案件中“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做出了準確認定,對八名被告人均判處實刑并處追繳違法所得,特別是處以財產刑,彰顯了我國嚴厲制裁涉網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嚴格保護知識產權的堅定決心。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甘玉章違反草原法及有關土地管理法規,未經相關行政部門審批,非法占用草原,改變被占用草原用途,數量較大,造成草原大量毀壞,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依法判處被告人甘玉章有期徒刑二年,并宣告緩刑,罰金20000元。由于涉案土地已由他人占有使用,無法原地修復,判決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被告甘玉章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年內,在皋蘭縣草原行政主管部門指定區域內以替代性方式修復生態環境,種植119.95畝適宜生長的牧草恢復草原植被,并經主管部門驗收合格。如不按要求履行義務,則承擔草原植被恢復費用227905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因非法占用草地引起的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草地是植被發揮防風減沙生態效能的基礎,對維持當地生態環境系統穩定具有重要作用。人民法院依法以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追究毀壞草地資源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同時創新責任承擔方式,考慮到原有涉案土地不具備原地完全修復的客觀條件,判令被告在主管部門指定區域內以替代性方式修復,既貫徹了恢復性司法的裁判理念,又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生態效果的有機統一。
 
張榮濫伐林木案
  

基本案情


2017年9月,被告人張榮在未經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未取得林業采伐許可證的情況下,任意采伐位于甘肅省榆中縣青城鎮下坪村黃河北岸的林木。經鑒定,被告人張榮采伐樹木總計158株,總蓄積為21.7794立方米。

裁判結果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張榮違反國家森林法律法規,未經林業行政主管部門及法律規定的其他主管部門批準并核發林木采伐許可證,擅自砍伐林木,數量較大,其行為已構成濫伐林木罪。判處被告人張榮有期徒刑一年,罰金5000元。被告人張榮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甘肅礦區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發生在黃河流域(蘭州段)的濫伐林木刑事案件。保護黃河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千秋大計,黃河流域沿岸林木是局部流域整體生態系統不可或缺的一環,具有調節氣候、保持水土、防風減沙的重要生態功能。在審理涉黃河流域案件時,人民法院必須牢固樹立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體的整體生態觀。本案中,被告人張榮未經審批擅自砍伐林木的行為使局部生態系統遭到了破壞。依法對此類犯罪行為進行懲處,既為保護黃河流域生物多樣性提供了司法保障,也體現了人民法院堅持從流域整體生態出發,完成黃河上游生態修復、水土保持和污染防治任務的決心。



張志宙、郭志強、嚴正江盜伐林木案


基本案情


2020年5月至6月,被告人張志宙作為嘉峪關市新城鎮長城村一組乾園山莊的承包人,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且未經林木所有權人同意的情況下,同意由被告人郭志強砍伐山莊內林木,并指使被告人嚴正江監督砍伐現場并收取木材款。涉案盜伐林地為退耕還林地。經鑒定,被盜伐林木蓄積15.09立方米,砍伐前活立木136株。嘉峪關市城區人民檢察院以盜伐林木罪向嘉峪關城區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要求判令三被告支付被砍伐的林木補種費用76700元,評估費用30000元。


裁判結果


嘉峪關市城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森林是國家和人民的寶貴資源,是人類生存環境的重要保障。被告人張志宙、郭志強、嚴正江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盜伐林木,數量較大,其行為均已構成盜伐林木罪。判處被告人張志宙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并處罰金25000元;被告人郭志強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15000元;被告人嚴正江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被告人張志宙、郭志強、嚴正江賠償因其盜伐林木行為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失費用7.67萬元,承擔鑒定費3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伐林木引發的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案涉盜伐林地為退耕還林地,案涉林木具有保持水土,抵御風沙等重要作用,對于地處西北干旱地區、生態環境脆弱的嘉峪關市來說,每一片林木的保護都尤為重要。長期以來,人民群眾對盜伐林木案件的認識有限,對于此類行為的嚴重后果了解不深。通過開庭審理,被告人深刻認識到其砍伐林木行為造成環境資源破壞的嚴重后果,并在庭審后,通過聯系親屬繳納了賠償環境資源修復的費用。本案中,人民法院統籌運用刑事、民事責任方式,依法支持檢察機關修復生態的訴訟請求,通過這一生動案例有效樹立了“伐樹要許可、毀樹須擔責”的生態環境保護理念,促進了全社會形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綠色生活方式。


韓少鵬非法狩獵案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至10月,被告人韓少鵬違反狩獵法規,單獨或者伙同他人在定西市安定區鳳翔鎮永安等村山地、荒地內,使用強光照射、獵狗追捕等方式,多次非法獵捕野兔503只,并向他人出售,致使野生動物資源嚴重破壞。經鑒定,涉案野兔系《國家保護的有益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中所列草兔,屬于禁止獵捕的“三有”野生保護動物。


裁判結果


定西市安定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韓少鵬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未取得狩獵許可證,使用危害野生動物安全的方法獵捕野生動物,破壞野生動物資源,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非法狩獵罪。韓少鵬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所犯罪行,系自首,且自愿認罪認罰,可以從輕處罰。判處被告人韓少鵬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


典型意義


近年來,各地非法獵捕草兔的犯罪案件時有發生。在已經查處的部分情節嚴重的非法狩獵案件中,犯罪分子為追求經濟利益,往往多人長期實施狩獵行為,且已形成了獵捕、銷售一體的完整鏈條。從長遠角度看,狩獵野生動物的行為將造成物種多樣性破壞,嚴重影響當地的生態系統穩定與平衡。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以非法狩獵罪判處被告人刑罰,體現了司法保護生態環境公共利益的功能,同時也警示社會公眾,類似麻雀、青蛙、壁虎、野兔等野生動物雖然較為常見,但都屬于列入《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野生動物,非法獵捕同樣可能觸犯刑罰。


趙睿、李俊峰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趙睿先后從被告人李俊峰及廣州市湯更美(另案處理)等人處非法收購野生動物制品,后在蘭州市城關區其經營的悟禪茶社銷售或擺放。2019年5月20日,公安人員從悟禪茶社查獲象牙鏈子、穿山甲鱗片制品等各類野生動物制品共計14件。經鑒定,查獲的野生動物制品分別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亞洲象、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穿山甲、盔犀鳥、玳瑁、鵟制品,價值人民幣25769元。其中,亞洲象牙制品系被告人趙睿、李俊峰在蘭州市城關區隴西路古玩城現場交易所得。


裁判結果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趙睿、李俊峰非法收購、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分別構成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和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被告人趙睿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罰金3000元;判處被告人李俊峰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罰金1000元;查獲的象牙鏈子、穿山甲鱗片制品、盔犀鳥嘴制品、玳瑁標本、鵟標本依法予以沒收。

典型意義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非法收購野生動物制品雖與直接獵殺野生動物不同,卻為非法獵殺野生動物背后的黑色產業鏈提供了需求,間接導致大量野生動物被恣意捕殺。為防止物種滅絕,防止破壞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對具有重要生態價值、數量稀少甚至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亟需加大立法、執法和司法的保護力度。本案的審理,彰顯了司法機關依法嚴懲非法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的決心,同時以案釋法促進了公眾野生動物資源保護意識和法律意識的提升。


定西市安定區人民檢察院訴定西市安定區水務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職責案


基本案情



定西市安定區檢察院履職中發現安定區鳳翔鎮永定村馬家岔河道管理范圍內有大量生活、建筑垃圾,社會公共利益受到侵害,后向安定區水務局發出檢察建議。監督整改過程中安定區檢察院發現案涉河道管理范圍內傾倒的垃圾仍未完全清除,嚴重影響河道行洪安全,社會公共利益仍處于受侵害的狀態。遂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請求確認安定區水務局未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的行為違法,并判令其依法履行監管職責,限期清理上述河道內的垃圾。案件審理過程中,安定區水務局徹底清理了案涉河道管理范圍內傾倒的垃圾,安定區檢察院撤回了要求安定區水務局依法履職的訴訟請求。


裁判結果


安定區法院一審認為,安定區水務局作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水利行政主管部門,對其行政區域內的河道具有監督管理職責,負有清除河道內傾倒的垃圾、保持河道暢通的法定職責。安定區鳳翔鎮永定村馬家岔河道內垃圾堆積,影響河道行洪安全,故安定區水務局履行法定職責不到位。訴訟過程中,安定區水務局督促安定區鳳翔鎮人民政府完全清除了案涉河道內的垃圾,消除了行洪安全隱患。法院判決確認安定區水務局未履行對上述河道內垃圾及河道行洪問題的監管職責行為違法。安定區水務局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甘肅礦區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行政機關不作為引起的環境行政公益訴訟。人民法院通過判決依法支持了檢察機關對行政機關履職行為的監督,有力彰顯了環境公益訴訟對生態文明建設的規范、引領等正面價值功能,維護了當地人民群眾環境權益和國家公共利益。鑒于審理期間行政機關充分履職,涉案河道內垃圾已經完全清理,公益訴訟起訴人安定區人民檢察院撤回了要求行政機關履職的訴訟請求,僅請求判令行政機關不履行法定監管職責的行為違法,人民法院支持了該項請求。切實貫徹和踐行綠色發展理念,不僅需要行政機關積極履職、主動作為,也需要司法力量予以監督保障,更需要進一步提升全社會環境保護和公益保護意識,只有全社會積極行動起來,形成合力并久久為功,才能逐步實現建設美麗中國的奮斗目標。



臨洮縣人民檢察院訴臨洮縣水務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職責案


基本案情


臨洮縣人民檢察院履職中發現,臨洮縣八里鋪鎮村民趙廷林在八里鋪鎮下街村段河道內平整土地約30畝栽種樹木、耕種農作物,并于2014年占用河道建房約30平方米,沿河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存在雨季重大安全和防汛隱患,社會公共利益可能遭受重大損失,遂向臨洮縣水務局發出檢察建議。臨洮縣水務局收到檢察建議后僅開展了整治清理工作,并未完全整改到位,臨洮縣人民檢察院遂提起行政公益訴訟。案件審理過程中,安定區法院、臨洮縣檢察院多次督促臨洮縣水務局,并多次協調縣委、縣政府及鄉鎮各單位,在對趙廷林的居住、養老等問題妥善安置,消除了趙廷林的抵觸情緒后,執法機關移除了栽種的林木,拆除了房屋,完全恢復了河道原狀。案件開庭前,臨洮縣檢察院撤回起訴。


裁判結果



定西市安定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立案后至開庭審理前,被告臨洮縣水務局認識到其未依法履行河道監督管理職責的行為違法,并積極履職,拆除了河道管理范圍內建造的房屋,恢復了河道原狀,并采取合理措施對趙廷林妥善安置。臨洮縣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已全部實現,遂裁定準許臨洮縣檢察院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本案被告在案涉河道范圍內平整土地、栽種林木、建設房屋,十余年期間未遇行政機關制止,致使被告形成了較為穩定的生活環境。訴訟過程中,經安定區法院、臨洮縣檢察院、臨洮縣水務局多次現場座談,并與縣委、縣政府等協調,在妥善解決當事人安置、養老問題后,恢復了案涉河道的原狀,消除了安全隱患。案件辦理過程中,司法、執法機關始終堅持以人為本,在消除環境公共利益受損風險的同時,解決人民群眾的實際困難,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使人民群眾在個案處理中真正感受到了公平正義。


甘南州人民檢察院訴董全云、天安財險甘南州支公司侵權責任糾紛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甘南州人民檢察院履職中發現,2020年6月3日晚,董全云駕駛車輛發生交通事故將一只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梅花鹿碰撞死亡。碌曲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董全云負事故全部責任。經甘肅尕海則岔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鑒定,死亡的梅花鹿為成年雄性梅花鹿,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價值3萬元。另查明,董全云在天安財險甘南州支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機動車商業保險。


裁判結果


甘肅礦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董全云駕駛車輛發生交通事故致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梅花鹿死亡,造成野生動物資源損失,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董全云所駕車輛在天安財險甘南州支公司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機動車商業保險。本次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間,且在責任限額范圍內能夠足額賠償,故判決天安財險甘南州支公司在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董全云不再承擔賠償責任。


典型意義


野生動物是國家所有的自然資源和生態資源,是自然生態系統中不可替代的重要組成部分。保護野生動物對保護生物多樣性,維護生態平衡具有重要意義。侵權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造成野生動物資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本案將生態資源損失納入保險責任范圍,要求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有利于充分發揮社會保險制度在維護環境公共利益方面的職能作用,實現對生態環境最大限度的保護。


天水市人民檢察院訴張紅武侵權責任糾紛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20年3月23日,張紅武在自家墳地上墳期間,用隨身攜帶的打火機點燃了上墳攜帶的禮炮。燃放的火星掉落在秸稈上,引燃秸稈并導致火勢蔓延,致使一棵國家一級古梓樹(別名揪樹)及在旁的六棵梓樹被燒毀。經鑒定,燒毀樹木的價值為109104元。天水市人民檢察院據此提起生態環境破壞民事公益訴訟。


裁判結果


本案審理過程中,經法院調解,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調解協議:張紅武按照其與武山縣林業和草原局簽訂的《林地管護以工代償協議》對指定的林地進行管護,以勞務代償方式替代賠償其對生態環境造成的損害;如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義務,則賠償毀損樹木價值109104元;張紅武在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武山縣馬力鎮人民政府及馬力鎮付門村村委會對張紅武護林工作進行監管。


典型意義


本案是生態環境損害民事公益訴訟中以勞務代償方式履行生態修復責任的典型案例。案件處理充分考慮到被告的經濟狀況和履行能力,要求張紅武以勞務代償方式履行法律責任,既促進了生態環境修復,解決了生效裁判的執行難問題,又防止了當事人因案返貧。通過創新辦案方式方法,有利于鞏固脫貧攻堅成效,維護“六穩”、“六?!惫ぷ鞔缶?。



武威市涼州區百盛餐具消毒中心訴武威市生態環境局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2019年7月28日,接到武威市涼州區百盛餐具消毒中心(以下簡稱百盛餐具中心)直排廢水的線索后,武威市生態局涼州分局指派武威市涼州區環境監測站工作人員對現場排污口排放污水采樣。同年7月29日,武威市環境監測站對采樣廢水進行監測并出具監測報告,認定監測樣本中CODcr濃度、石油類濃度、動植物油濃度均超標。后武威市生態環境局依據該監測報告對百盛餐具中心作出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并作出行政罰款127000元的決定。


裁判結果


武威市涼州區人民法院判決認定,環境監測部門開展監測工作時,樣品采集、保存均不符合技術規范要求,監測報告適用污水排放標準、執行標準限值存在錯誤,該監測報告不具客觀性和合法性,不能據此認定百盛餐具中心存在違法行為,因此依法判決撤銷武威市生態環境局作出的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及行政處罰決定。武威市生態環境局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甘肅礦區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環境執法類案件中,環境監測報告是核定排污人排放污染物種類、數量的重要依據,也是判斷行為人是否違法的依據。本案中,環境監測部門開展監測時,樣品采集、樣品保存均不符合技術規范要求,監測報告適用的污水排放標準、執行標準限值均存在錯誤,上述錯誤致使環境監測報告不具有客觀性和合法性,人民法院據此撤銷了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是司法對行政行為的規范和監督。人民法院通過撤銷行政機關行政處罰的判決再次強調了環境行政執法過程中取證行為規范、合法的重要性,同時,這一處理結果對于督促其他行政機關依法行政,防止行政亂作為,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不斷提高政府公信力,具有典型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