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10日 星期五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甘肅林區中院舉行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及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

來源:?甘肅林區中院 作者: 責任編輯:王智慧 發布時間:2021/6/7 15:00:13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6月4日下午,甘肅林區中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開發布了林區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情況和6起環境資源審判典型案例。


微信圖片_20210607150217.jpg


甘肅林區中院黨組書記、院長李景輝向參加發布會的記者就林區中院的機構設置、主要職責、管轄區域、審理的案件類型等內容進行了說明。


據介紹,2018年以來林區兩級法院共審理涉環境資源類刑事案件達到審理案件總數的75%。林區兩級法院在涉林案件審理中,除依法打擊犯罪外,積極探索落實恢復性司法理念,嘗試易科執行制度,將罰金刑轉換為撫育幼林、補植復綠,引導其由“毀林人”變為“造林人”“護林人”。注重法治宣傳和發揮典型案例的教育警示作用,也是林區兩極法院在案件審判司法實踐中的目標追求。


微信圖片_20210607150220.jpg


今后,林區兩級法院將繼續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踐行習近平法治思想,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遵循“重在保護,要在治理”的工作思路,以司法手段推動轄區自然資源保護、集約利用和高質量發展。一是突出“林”字,彰顯特色。林區兩級法院將忠實履行憲法法律賦予的神圣職責,堅持在“林”字上做文章,在特色上下功夫,凸顯專業性。提高站位,把握大局,主動作為,持續探索涉林案件審理的刑事、民事、行政“三審合一”工作模式,不斷加大對轄區植被和野生動物的保護力度。二是進一步加強環境資源審判工作。精準對接省委、省政府關于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司法需求,密切跟蹤生態環境保護和環境資源審判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統籌適用刑事、民事、行政責任,用高質量的司法實踐助力生態環境保護。三是繼續探索完善易科執行。在涉林案件審理中,通過補植復綠,凸顯懲治與教育相結合的司法功能,實現政治效果、社會效果、法律效果和生態效果的有機統一。四是加強轄區環境資源保護的法治宣傳教育。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通過巡回審判、普法宣傳、發布典型案例等形式,在案件審理后及時進行以案說法,實現“審理一案、教育一片、影響一方”的效果。五是加強環境資源審判人才培養。積極參與“環境資源審判專業化人才培養項目”,組建環境資源審判咨詢專家庫,采取與省內高校聯建環境司法理論與實踐基地等模式,培養環境資源審判專業人才,切實提升司法能力。



甘肅林區法院

環境資源審判典型案例


案例一

被告人張建君等15人盜伐林木案


【基本案情】


2016年5月份至2017年9月23日,被告人張建君、劉玄龍等15人在位于子午嶺腹地連家砭林區盜伐柏樹、盜挖柏樹根牟利。其中被告人張建君、王文喜先后盜伐66棵柏樹,合計立木材積9.7709立方米;被告人張建君等8人先后盜挖柏樹根40次,價值共計116.36萬元;被告人袁建平幫助轉移他人盜竊的柏樹根11次,價值共計32.04萬元;被告人丁慎保、齊登云先后購買他人盜挖的柏樹根7次,價值共計20.04萬元;被告人張建文、楊富榮還非法制造、非法持有槍支、獵殺野生動物。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2016年5月份至2017年9月23日,被告人張建君、劉玄龍等15人在位于子午嶺腹地連家砭林區盜伐柏樹、盜挖柏樹根牟利。其中被告人張建君、王文喜先后盜伐66棵柏樹,合計立木材積9.7709立方米;被告人張建君等8人先后盜挖柏樹根40次,價值共計116.36萬元;被告人袁建平幫助轉移他人盜竊的柏樹根11次,價值共計32.04萬元;被告人丁慎保、齊登云先后購買他人盜挖的柏樹根7次,價值共計20.04萬元;被告人張建文、楊富榮還非法制造、非法持有槍支、獵殺野生動物。


【典型意義】


本案系一起嚴重破壞生態環境資源的刑事案件。子午嶺被譽為黃土高原上的天然物種“基因庫”,子午嶺林區是黃土高原中部面積最大、保存最為完整、最具代表性的落葉闊葉天然次生林。盜伐林木是破壞林區生態資源的重要犯罪行為,為有力打擊破壞林區資源的犯罪行為,嚴厲懲處犯罪分子,本案公開開庭審理,同時進行互聯網直播和電視臺多次重播,通過多渠道報道宣傳,使公眾意識到保護林區生態環境資源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激發公眾保護林區生態環境資源的責任感,讓廣大民眾感覺到“增綠、護藍”、建設美麗中國人人有責。


案例二

被告人楊志軍等人非法占用農用地案


【基本案情】


2019年年底,被告人鄭啟銀向曹文發提議合伙販賣油松營利,曹文發表示同意。2020年3月26日,被告人鄭啟銀在西峰區溫泉鎮米堡村會莊組膠泥渠前洼山開始采挖油松樹木前,發現采伐的油松樹無法運出林區,就修路問題與被告人楊志軍進行協商,在征得被告人楊志軍同意修路的答復后,被告人鄭啟銀便雇用機械及民工在西峰區溫泉鎮米堡村會莊組膠泥渠前洼山油松地內間伐林木,并在伐木過程中違規作業,隨意在林地內修建道路6條,非法占用林地。2020年8月15日經鑒定:被告人楊志軍、鄭啟銀、曹文發非法占用林地17.5595畝,合1.706公頃。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甘肅省子午嶺林區法院認為,被告人楊志軍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被告人鄭啟銀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被告人曹文發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九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


【典型意義】


近年來,在子午嶺林區非法占用林地、擅自改變林地用途、改變地表外貌等問題比較嚴重,社會影響惡劣。此類違法行為無視國家林區土地管理和規劃,造成林區植被受損、自然生態遭到破壞。本案審理中,3名被告人認罪認罰,并對被毀林地積極補植復綠,通過判決體現了保護生態環境的價值理念,具有評價、指引和示范作用,達到了預期的社會效果。


案例三

被告人楊平社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



【基本案情】


2019年9月,被告人楊平社給楊元文打電話說想買一些麝香,讓楊元文幫忙留意有沒有人賣麝香。過了一段時間,楊元文告訴楊平社有個陜西的朋友楊本學有麝香,出售價格每克為350元左右。后楊平社與楊本學電話約定在隴南市武都區交易麝香。2019年10月5日,楊本學和李宗林在楊平社的出租屋內,將從周安才(另案處理)和楊軍(另案處理)手中購買的麝香中的260余克以92000元的價格賣給了楊平社,楊平社付給楊本學、李宗林現金50000元,剩余42000元通過手機銀行支付給了楊本學的外甥趙飛,隨后趙飛將42000元麝香款交給楊本學。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甘肅省祁連山林區法院認為,被告人楊平社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一起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的刑事案件。收購的是馬麝的麝香包,馬麝系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在自然生態系統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保護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對于保護動物的多樣性、維護生態系統的平衡有著重要的意義,非法收購,引發非法獵殺,將對生態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運用刑罰懲戒獵殺野生動物的犯罪行為,彰顯了司法機關維護生態環境權益、懲治環境犯罪行為的決心。


案例四

陶銀平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案


【基本案情】


2020年5月14日,被告人陶銀平到文縣中寨鎮大海村偏溝挖草藥,回家途中,在白水江生態建設局中路河林場47林班21小班內,發現路邊林子里有3株紅豆杉,便用隨身攜帶的镢頭將3株紅豆杉挖出來裝入尼龍袋中,準備帶回家栽種,回到村里時被白水江分局民警當場查獲。經四川楠山林業司法鑒定中心鑒定,陶銀平采挖的3株紅豆杉隸屬于紅豆杉科紅豆杉屬,屬于國家Ⅰ級重點保護植物。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甘肅省白龍江林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陶銀平違反國家規定,在國有林區非法采伐《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中所列國家I級保護植物的紅豆杉3株,其行為構成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1000元;按照白龍江林業管理局生態監測和林業調查規劃院白水江調查隊設計的《陶銀平盜挖紅豆杉破壞林業資源案生態恢復方案》,進行原地補種云杉苗木20株恢復植被,不能自行原地補種樹木的,承擔補種樹木費用1587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案,具有重大生態意義和社會意義。紅豆杉屬國家Ⅰ級級保護植物,被稱為“植物界的大熊貓”,保護珍貴名木,維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人人有責。全民應積極參與共建共享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空氣長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宜居生態環境。本案在依法追究被告人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行為刑事責任的同時,一并追究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民事責任,增加了違法犯罪成本,加大了懲處力度,維護了社會公共利益。


案例五

被告人賞蓮喜非法狩獵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賞蓮喜為抓朱雀賣錢,于2020年8月份開始自己制作圈養朱雀的鳥籠35個,9月份在康樂縣城花鳥市場一陌生人處購買獵捕鳥類工具打籠1個。隨后,賞蓮喜用打籠閥門處綁谷穗誘捕的方法,在洮河生態建設局冶力關林場33林班45小班林緣捕獲雌性朱雀1只。之后,以該雌性朱雀為誘餌,陸續用打籠捕獲雄性朱雀共計59只,其中5只被賞蓮喜于2020年10月份在康樂縣城花鳥市場一陌生人處換取糜子24斤。為了能夠盡快出售捕獲的朱雀,引起鳥類愛好者的注意,賞蓮喜于2020年10月份在快手平臺注冊快手號:M115393688416,昵稱“冶力關麻料王”,并在該平臺公開發布了大量鳥類視頻及圖片,伺機出售捕獲的朱雀。12月15日,甘肅省公安廳森林公安局指定蓮花山分局對此案進行管轄,案件告破。12月17日蓮花山分局委托寧夏綠森源司法鑒定中心,對55只疑似朱雀活體鳥進行鑒定,均為普通朱雀,被列為有重要生態、科學和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由于朱雀活體不易保存,12月20日,在被告人賞蓮喜、見證人徐小紅、候燕燕的見證下,蓮花山分局干警將55只活體朱雀放歸于臨潭縣八角鄉中寨村灌木林中。5只被換取糜子的朱雀無法查找,賞蓮喜本人在收到《鑒定意見通知書》后主動提出賠償。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甘肅省洮河林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賞蓮喜違反國家規定,其行為構成非法狩獵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二個月;賠償國家野生動物資源損失1500元,上繳國庫。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非法獵捕野生動物、破壞洮河林區生態環境的典型案例。野生動物是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寶貴自然資源,對人類的生存、發展以及維護生態平衡和生物多樣性至關重要。每一種野生動物都是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對生態系統的運行和穩定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缺少任何一種野生動物,都會破壞自然和生態系統的平衡,對自然環境和生態系統造成不可彌補的破壞。近年來,隨著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朱雀在一些地區被視為一種觀賞鳴鳥,為少數法治觀念淡薄的人所追捧。在籠養朱雀的市場需求刺激下,個別不法分子枉顧國家野生動物保護法規非法獵捕朱雀,對林區朱雀種群數量和生態平衡產生很大影響。本案的審理既懲治了此種犯罪行為,也給社會公眾敲響了禁止獵捕和圈養野生動物的警鐘,對引導社會公眾增強野生動物保護意識、革除陳舊觀念,培養科學的愛鳥觀鳥習慣、保護生物多樣性、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同時對震懾破壞野生動物資源違法犯罪行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案例六

被告人楊軍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7年5月至2019年10月期間,被告人楊軍伙同他人攜帶逆變器、電瓶、太陽能電板、鐵絲等作案工具,5次(1次未遂)非法進入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隆暢河自然保護站管護區內,以布設電網的方法獵捕殺害國家Ⅰ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馬麝32只,國家Ⅱ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馬鹿2只、藍馬雞1只,“三有”野生動物赤狐2只。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判決:甘肅省祁連山林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楊軍以非法牟利為目的,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被告人楊軍犯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20000元;賠償國家野生動物資源損失364692元,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履行并上繳國庫;在判決生效十日內,在市級以上媒體公開賠禮道歉。


【典型意義】


這起“7.26”特大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林區法院與央視“社會與法”頻道《現場》欄目合作,以全媒體直播的形式專題報道了該案,在線觀看人數約1000萬人次。李景輝院長在央視演播室對案件審理涉及的程序、法律問題及環境資源審判的“甘肅模式”進行同步講解,與網友互動交流,有效回應社會輿論,極大宣傳了林區法院工作,提升了林區法院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