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09日 星期四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省法院發布全省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情況及5件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來源:省法院刑二庭 作者:張江山 陳楊 責任編輯:王智慧 發布時間:2021/6/25 21:04:43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在第34個“6·26”國際禁毒日到來之際,6月25日,省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2020年以來全省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審判工作情況,并發布2021年5起毒品犯罪典型案例。省法院刑二庭副庭長李天、陳莉分別發布相關工作情況和案例,省法院宣傳處處長、新聞發言人季學勇主持發布會。


微信圖片_20210625210827.jpg


發布會介紹,近年來全省各級法院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切實加強毒品犯罪審判工作,依法從嚴懲處毒品犯罪,形成強有力的打擊震懾,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及毒品犯罪治理工作取得新成效。2020年至2021年5月,全省法院審結毒品犯罪案件1909件,判決生效1997件2166人,給予刑事處罰2161人,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689人,毒品犯罪案件重刑率31.9%,高于全部刑事案件重刑率,彰顯了人民法院嚴厲打擊毒品犯罪的決心。


微信圖片_20210625210830.jpg


發布會介紹,針對當前毒品犯罪的新變化,全省法院在毒品犯罪案件審判工作中,緊密結合實際,依法從嚴懲處毒品犯罪。面對當前形勢任務,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嚴格貫徹證據裁判原則,落實庭審實質化,確保毒品犯罪審判質量,依法嚴厲懲處毒品犯罪。加強培訓調研,提升打擊毒品犯罪司法能力。組織培訓班,強化辦案人員對毒品案件證據規則的理解和適用,增強證據裁判意識;通過專題調研,統一全省法院的毒品犯罪審判司法理念,提高中基層法院毒品案件審理水平。強化協同聯動,形成毒品犯罪打擊合力。加強與公安、檢察機關辦理毒品案件的銜接與配合,充分發揮公檢法打擊毒品犯罪聯席會議制度優勢,形成工作合力,提高毒品犯罪案件辦理質效,依法有力打擊毒品犯罪。廣泛宣傳引導,營造拒毒防毒的濃厚氛圍。緊緊圍繞防范毒品濫用主題,充分利用審判資源優勢,開展形式多樣的普法宣傳教育,切實加強禁毒法制宣傳,增強全社會自覺抵制毒品的意識和能力。



全省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

(2021.6.25)



案例一

牟麻乃販賣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2年8月,被告人牟麻乃伙同羅春香(已判刑)從緬甸毒販處購買毒品海洛因,牟麻乃指使其弟牟哈比布(已判刑)在緬甸作人質。羅春香與牟麻乃表弟牟強在云南省大理市接取到毒品后藏匿于羅春香事先租賃的房屋。后牟麻乃又指使其堂弟牟合麥的(已判刑)到大理市從羅春香處接取毒品后向他人販賣。同年11月,羅春香攜帶毒品海洛因與牟合麥的交接時被公安人員抓獲。查獲毒品海洛因共計50445克。案發后,牟麻乃在逃,被公安機關上網追逃。


2017年5月,被告人牟麻乃又伙同熊天美(已判刑)電話聯系緬甸毒販楊某某(在逃)販賣毒品。楊某某雇用楊志勇等四人(均已判刑)將毒品海洛因39890克運送至甘肅境內后,被公安人員查獲。


【裁判結果】


本案由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被告人牟麻乃販賣毒品海洛因共計90335克,構成販賣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準,已對罪犯牟麻乃依法執行死刑。


【典型意義】


近年來,全省人民法院在審理毒品案件中,始終圍繞國家禁毒工作大局,貫徹落實國家禁毒工作部署要求,毫不動搖地堅持對毒品犯罪依法從嚴懲處,堅決打擊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及大宗毒品犯罪分子,切斷毒品來源,堅決遏制毒品犯罪蔓延勢頭。牟麻乃跨境販賣毒品90335克,毒品數量特別巨大,為我省毒品犯罪審判史上毒品數量最大的案件。牟麻乃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對其依法適用死刑,體現了罪責刑相一致的刑法原則,更體現了人民法院對此類跨境源頭性毒品犯罪的嚴懲立場。


案例二

馬福勝販賣、運輸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6年3月下旬,被告人馬福勝指使馬福華、馬五麥勒(均已判刑)從甘肅省前往云南省伺機接運毒品。3月27日,馬福華、馬五麥勒與馬如林(已判刑)在云南省楚雄市見面,馬福華、馬如林從楚雄市接取到毒品,次日,三人攜帶毒品欲返回時被抓獲,當場查獲毒品海洛因7842克。


2016年4月下旬,被告人馬福勝等人與馬有蘇夫(已判刑)電話聯系販毒事宜。馬有蘇夫與馬由蘇等人(均已判刑)商議后決定由馬由蘇負責運輸毒品。馬由蘇找到馬元胡、馬軍(均已判刑)前往云南省昆明市接運毒品。期間,馬有蘇夫聯系馬福勝等人,得知毒品即將到達昆明。同年5月7日,馬有蘇夫指使馬由蘇、馬軍在昆明市接到裝有毒品的車輛。該車輛返回途中,被公安人員在甘肅省一高速公路收費站截獲,從車內查獲毒品海洛因23970克。


2017年2月,被告人馬福勝的侄兒馬克勤與楊白克勒(均已判刑)聯系馬福勝購買毒品,并商定了毒品交易價格、地點、方式,后楊白克勒分兩次將毒資40萬元交給馬克勤。3月6日,馬福勝電話通知馬克勤接取毒品,楊白克勒即指使馬者力路(已判刑)駕車去成都市接取毒品。馬者力路于3月7日到達成都市接到毒品欲運走時被公安人員抓獲,查獲毒品海洛因15114.8克。當日,馬克勤聯系馬福勝之子到其家中取走毒資36萬元?! ?/p>


2017年5月中旬,被告人馬福勝與楊文西(已判刑)預謀販賣毒品,商定由馬福勝組織毒品,楊文西負責提供人質、接應毒品運輸至甘肅。楊文西雇用李一斯么爾力(已判刑)到云南省接運毒品。6月1日上午,李一斯么爾力在昆明市接取到部分毒品后藏匿于出租屋內。6月2日,李一斯么爾力接到剩余毒品返回途中被公安人員抓獲。查獲毒品海洛因共計8369.6克。


【裁判結果】


本案由臨夏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被告人馬福勝販賣、運輸毒品海洛因共計55296.4克,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準,已對罪犯馬福勝依法執行死刑。


【典型意義】


本案罪犯馬某勝長期盤踞在中緬邊境,以組織毒品輸送到內地為目的,向多人販賣毒品,又指揮他人運輸毒品,涉案毒品共計55296.4克,數量特別巨大,且系毒品再犯,主觀惡性極深,社會危害性極大。在馬某華案中,馬某勝系運輸毒品的組織、指揮者;在馬某某夫案中毒品是馬某勝夫婦組織并入股;在楊某某勤案中,馬某勝系毒品上家;在楊某西案中,馬某勝系毒品的組織者并與楊某西合股販毒。上述四起毒品犯罪均是在馬某勝的組織、指揮下完成的,馬某勝在毒品共同犯罪中罪責最大,地位和作用最為突出者,是我省臨夏籍涉毒人員從云南、緬甸向我省販運毒品的一個重要聯絡點和通道,對其依法適用死刑,以司法手段斬斷中緬邊境傳統毒品大量流入我省通道,體現了人民法院堅持依法嚴厲打擊嚴重毒品犯罪,遏制毒品犯罪高發態勢的決心。


案例三

馬一不拉販賣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7年3月,被告人馬一不拉通過手機、微信與境外毒品賣家聯系,商議約購毒品事宜。同年4月7日,馬一不拉在云南省大理市一銀行向賣家提供的賬戶轉入人民幣6萬元。5月7日,賣家指使已提前抵達大理市的同案被告人吞吞溫(國籍不明,已判刑)與馬一不拉見面,后吞吞溫又電話聯系已攜帶毒品先期抵達大理市的同案被告人丁溫、伊漂溫(均國籍不明,已判刑),將裝有毒品的黑色雙肩包、紅色塑料袋放入馬一不拉駕駛的尼桑轎車后備廂并坐入車內。后公安人員將該車截停并將車內人員抓獲,當場查獲毒品海洛因9397.31克。


【裁判結果】


本案由酒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被告人馬一不拉約購毒品并完成交易,構成販賣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準,已對罪犯馬一不拉依法執行死刑。


【典型意義】


本案中,馬一不拉販賣毒品海洛因數量巨大,其主動約購毒品,系交易發起者,且抗拒抓捕,罪行極其嚴重,應當依法懲處。馬一不拉為了販賣毒品,長期居住云南邊境,直接與境外毒販聯絡取得毒品,屬于源頭性毒品犯罪,系毒品犯罪打擊的重點。本案的查獲,是持續推進“兩打兩控”“凈邊行動”等專項行動的體現,有力打擊震懾了我省長期流竄滇緬邊境的跨省外流毒品犯罪分子,彰顯了依法從嚴打擊輸入性源頭性毒品犯罪的懲治力度。


案例四

劉永貴等22人非法生產、買賣制毒物品案


【基本案情】


2019年2月,被告人劉永貴、蔡明豪共同商議生產麻黃堿,蔡明豪介紹技師蔡東童、范漢傳到惠州一賓館與劉永貴見面,范漢傳給劉永貴寫了生產所需輔料和工具的清單。同年5月,劉永貴、蔡明豪等人先后在甘肅景泰、武威、皋蘭、紅古等地尋找生產場地,后劉永貴支付35萬元租用蘭州市紅古區一偏僻農場作為生產場地,并伙同其他同案被告人招募工人、購買生產制毒物品的原料、機器設備等。劉永貴、蔡明豪在其他同案被告人的幫助下,從內蒙古、河北等地購買到麻黃草19.02噸,隨后便組織生產人員進廠加工提煉麻黃堿。案發后,查獲偽麻黃堿、鹽酸甲基麻黃堿23.82千克,麻黃草浸泡液6597公斤,麻黃堿半成品固液混合物10558.5千克。


【裁判結果】


本案由紅古區人民法院一審,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劉永貴等22人構成非法生產、買賣制毒物品罪或非法生產制毒物品罪,分別判處十年至三年有期徒刑不等。


【典型意義】


本案是我省為數不多的、在省會城市周邊發生的規模較大的一起非法生產、買賣制毒物品案,參與制造毒品的人數眾多,查獲的制毒物品數量特別巨大,社會影響惡劣。我國對易制毒化學品實行國家統一歸口管理的制度?!吨腥A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條規定了該罪。該案的處理,充分體現了人民法院嚴厲打擊制毒品犯罪和強化毒品源頭治理的決心,對那些為牟取非法利益,鋌而走險,欲行生產、買賣制毒物品的犯罪,起到了警示作用。


案例五

張璘販賣毒品、蔣毅販賣毒品、洗錢案


【基本案情】


2018年初至2019年2月期間,被告人張璘采用先在白銀區多處老舊小區樓道內藏匿毒品,后自己聯系或者通過被告人蔣毅聯系購毒者將毒資打入其提供的銀行卡內,再告知購毒者或者蔣毅藏毒地點的方式,多次零包向他人販賣毒品海洛因。蔣毅明知張璘向他人販賣毒品海洛因,仍將自己的銀行卡提供給張璘用于收取毒資,以掩飾、隱瞞張璘販賣毒品所得的非法性質和不法來源。張璘使用該銀行卡收取毒資共計21400元。


【裁判結果】


本案經白銀市白銀區人民法院審理,以販賣毒品罪判處被告人張璘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以販賣毒品罪、洗錢罪判處被告人蔣毅有期徒刑二年三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我省審理的上游犯罪為販賣毒品犯罪的首例洗錢犯罪。公檢法機關充分依托人民銀行蘭州中心支行反洗錢職能優勢,從涉毒資金調查入手,深挖毒品犯罪的非法所得和涉毒資金流向證據鏈,實現我省涉毒洗錢入罪零的突破。洗錢本身是一種犯罪行為,常常與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等上游犯罪相伴相生,不僅助長了上游犯罪蔓延,也嚴重威脅國家金融體系安全。同步懲治上下游犯罪,可以有效發現和切斷毒品犯罪的資金來源和輸送渠道,對有力打擊毒品等犯罪,維護經濟安全具有重大意義。